守护散户投资者利益 – 十大平台网

守护散户投资者利益 | 十大平台网

新交所指出,新的利率将进一步吸引机构投资者借票,提高借贷的频率,从而增加股票出借的概率以及市场的流动性。它也将根据市场利率和供需情况调整借贷利率。不过,新的借贷利率缩水,确实难以令出借股票的散户投资者雀跃。

研究企业治理的新加坡国立大学讲师麦润田指出,若是因为担心除牌浪潮而废除最低交易价条例,那是不对的。更糟的是,它可能被误以为新交所担心除牌浪潮影响其收入而作出的举动。其实,推行最低交易价条例的初心是要提高股市的素质。因此,让劣等公司除牌是理所当然的。取消最低交易价的规定,只会导致本地股市摆脱不了“小股市场”的标签。

目前,在观察名单的公司约有100家,其中50多家的补救期即将在明年6月到期。随着新交所监管公司对最低交易价条例展开公众咨询,它暂时不会把股价不达标的新公司加入观察名单内。

另一方面,监管公司也指出,在观察名单的公司中,极少数有股票被操纵的迹象,而监管公司现在也有更有效的工具和措施,对付股票交易的操纵行为。因此,它计划撤除这个“僵硬”的最低交易价条例。

新交所监管公司上星期表示,在观察名单的公司中,至今没有任何一家在补救期内因符合最低交易价条例而脱离观察名单。其中一些公司转到凯利板,以避开最低股价条例的限制。列入观察名单的公司申诉,他们在向银行贷款时面对困难,在发展业务关系方面也受到不利影响。

他表示,美国监管者向来关注低价股受到操纵的风险。纽约交易所以及纳斯达克交易所的最低交易价订在1美元,低过这个数额将可能被令除牌。因此,他倾向保留最低交易价,并建议将这个最低价的门槛从0.20元下调到0.10元。他说,如果公司在三年期限内还是无法符合0.10元的最低交易价,就没有什么未来可言。

根据这个比例,借出指数成分股、房地产投资信托和商业信托的投资者获得的出借费(lending fee)大幅削减至0.35%,而其他股票是2.8%。在这之前,出借费一律是4%。

因此,新交所在守护小投资者的利益方面,任重道远。其实,维护小股东的利益,也有助于提高股市的流通性。

最低交易价条例可追溯至2013年的“小股风暴”。三家在本地股市上市的公司遭炒家操纵,市值在短短两天内蒸发了80亿元。当时,新交所认为,市值小的股票容易成为炒家操纵的对象,因此在2015年3月推出最低交易价规定,并在2016年3月开始审核。

上个星期,新加坡交易所先后宣布,它将从今天开始调低证券借贷利率,并且计划废除实施了近三年的“最低交易价”条例。这两项调整有助于激活本地股市,但散户投资者是否能从中受惠,则有待观察。

调低后的借贷利率对借入证券的机构投资者有利,但对于出借证券的小投资者而言,他们借出的股票数额或是金额必须比之前更高,才能获得相等的出借费收入。

早在10月份,新加坡交易所属下中央托收公司 (CDP) 在发给证券借贷者的信件中指出,它向借入股票的机构征收的借入费 (borrowing fee),比其他证券借贷服务提供者的收费来得高。这使有意借入股票的机构裹足不前。因此,它将推出浮动利率,以具“竞争性的收费”鼓励投资者向CDP借票。

当时,它没有提出浮动利率的详情。上星期三,新交所在文告中指出,从今天开始,借入指数成份股、房地产投资信托和商业信托所须支付的年利率大幅调低至0.5%,其他股票则是4%。在这之前,所有证券的借入费一律是6%。

另一方面,证券借贷的收益分成调整为七三分,出借股票的散户投资者分得70%,而CDP获得30%。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计划撤除最低交易价条例

新交所在盘活股市方面,用心良苦,也听取了业界的意见。但在股市的生态系统中,小投资者总是弱势群体,也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根据这个条例,六个月的加权平均股价低于0.20元以及日均市值低于4000万元的主板上市公司,将列入“观察名单”内。它们在三年内的“补救期”(cure period)若还是无法符合上述的两个规定,将面对停牌或除牌的厄运。

撤除最低交易价条例或许能让本地股市避免出现停牌或除牌浪潮,但让这些公司苟延残喘是否符合小投资者的利益?大刀阔斧清理主板上市的僵尸企业,重新出发,是否更有助于提高本地股市的形象与估值?尽管新交所监管公司采取更有针对性的监管措施,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若任由低价股公司充斥本地的主板股市,是否会为“小股风暴”重演创造条件,从而影响小投资者的利益?

另一方面,新交所监管公司上星期四发布文告指出,在收到业界的反馈后,它计划撤除最低交易价条例,并就此事展开公众咨询,预计明年上半年对这个课题做出决定。